当前位置: > 法治新闻 > 今日话题 >

19元拍写真变2.6万元,大学生背上网贷

2021年03月18日09:19        法帮网      免费法律咨询     我要评论

上海高院微信公众号消息,两名在校大学生看到广告中19.9元“白菜价”拍写真,却在拍摄中被层层“加码”,消费一路升级至2.6万元。

近日,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这起承揽合同纠纷案件。

19.9元拍写真?

两名大学生花了2万多!

2019年12月,上海两名在校大学生小敏和小萱在抖音上看到嫣遇摄影公司的广告,称只要19.9元就可以体验古装摄影,于是报名参加。到店后,店员不断推荐升级他们家的套餐,两人遂与影楼签订了一份1100元的定单协议。

在拍摄和后续选片中,架不住店员的推销:升级服装、化妆用品、加选照片、升级高价相册等,两人先后签订了1588元和24000元的“补充协议”。

由于付不出高额费用,店员现场引导两人开通花呗、分期乐等网贷服务进行借钱消费,最终支付了大部分费用,剩余5900元未能支付。

离店后,小敏和小萱联系选片师,多次提出删减照片、减少费用,都被对方以各种缘由拒绝。

法院判决:返还大学生1.86万元

2021年2月2日,上海虹口法院公开开庭审理该案。法庭上,小敏和小萱称,影楼的行为显然侵犯了自己作为消费者的知情权和选择权,而且2019年至今,影楼被消费者投诉到虹口区消保委的案件高达40余件,足以证明其存在诸多不规范经营之处。遂请求法院解除双方签订的所有合同,影楼退还已支付的合同价款2万余元,合同余款5900元不再支付。

对此影楼辩称,公司经营规范,所有套餐都是消费者自主选择,属于正常的销售行为,与消费者订立的合同合法有效,应受到法律保护,如若解除协议,消费者应承担合同约定总金额的90%的违约责任。

上海虹口法院审理后认为,双方当事人之间应为承揽合同关系,小敏和小萱为定作人,影楼为承揽人。按照《合同法》和《民法典》的相关规定,定作人可以随时解除承揽合同。综合案件事实,小敏和小萱享有争系列协议的任意解除权,有权向影楼提出解除合同。

结合案件事实和证据,法院依法判决,双方签订的1100元定单协议和2.4万元补充协议依法解除;影楼返还小敏和小萱1.86万元;驳回小敏和小萱的其他诉请。

多家影楼19.9元拍写真?套路曝光......

记者搜索发现,打着“19.9元拍写真”旗号的影楼不在少数。

不少网友也分享出自己的切身经历↓

对此,有媒体亲身体验后,揭露“低价摄影”套路↓

适度营销

理性消费!

推荐阅读:

女子每月工资三四千,做个头发花了2万,没钱付款借钱网贷 店家:没套路

直到给同事打电话借钱的时候,赵莉(化名)才终于意识到,自己因为进店“做头发”,一系列消费下来,花了2万元。

从进店到最后付款出店,赵莉在理发店的时长近9小时。期间,在商家推荐下,她陆续在该店烫染了头发,纹了眉,“激活”了除皱,加上办卡,总共消费了2万元。之后,因为无钱付款,她陆续向网贷平台以及同事借款。

在同事一再追问下,她才回过神,自己是不是被“套路”了?

赵莉

女子做头发“被”消费2万元

今年27岁的赵莉从外地来成都已有几年。3月11日,她在工作单位附近找了一家看着较为便宜的理发店,准备进去剪头发。这是她第一次来这家店。没想到的是,她的这一选择,竟让她在之后近9个小时中陆续消费了2万元。

据赵莉介绍,当天她是12点左右到的理发店,原本只想“剪一下,打个层次”。在店员推荐下,她烫、染了头发。赵莉说,做头发一直从中午做到下午5点过,期间有店员推荐她去做纹眉和除皱。“他们告诉我这个老师很难约,还要去赶下一个项目,而且说已经预约好了。”赵莉说,在她染完头发还没有吹干的情况下,店员就催促她,“说门口已经(有人)在等我了。”她又跟着这位“很难约” 的老师从一楼上了楼上的美容区。

赵莉说,在店员推荐下,她准备做纹眉和除皱项目,但对于这两个项目的具体收费,店员从始至终都没有给她看过价目表。“做纹眉时她只是拿出手机给我看图片,告诉我,纹眉有进口和国产的,最后选了便宜一些的国产纹眉5000元。”而由于除皱(9800元)需要去其他美容医疗机构,所以当天她只在店内“激活”了一下。

赵莉说,做项目的时候不时会有一两个人进来关注她。等她纹眉做到一半时,有店员拿着一张名为《客户服务单》的单子让她签字。当她看到服务单上有近2万元的消费时,她也想过不签,“但已经在做了,中途走也觉得不符合逻辑。”所以最后她还是在单子上签了字。

赵莉表示,整个过程“都是他们说多少钱就是多少钱,然后手写下来,让我签字”。她一开始还觉得挺正常,直至她做完纹眉以后,发现那位“很难约”的老师依旧还在店内没走,而且店员在她没做完项目就不停地催促她买单,她才慢慢有些怀疑。

用花呗、向同事借钱付款后才离店

在付款时,赵莉表示自己没那么多钱,“他们就说让我向别人借。”赵莉记得当天快晚上8点时,在店员以及店内经理催促下,她开始打电话向周边人借款。

“借着借着,我领导就过来了。”赵莉的领导张先生(化名)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当晚他正跟店内的厨师长谈事,突然厨师长就接到赵莉的电话,想向他借款1万元,“我当时还以为她遇到什么困难,要借这么多钱。”细问之下才知,她当时正在理发店,急需要钱,张先生开始警觉起来,“怎么会在理发店向人借钱?”当即张先生让赵莉在店内等着,他立马赶过去,但当他10多分钟后赶到店内时,赵莉已从其他同事处借了款,并向理发店支付了2万元。

“第一次用花呗付了5800元,第二次找同事借了以后又付了14200元,总共付了20000元。”张先生说,做个头发就消费了2万元,他开始找店员索要消费清单,“但他们根本给不出来,很久才给了一张手写的单子。”他认为这是恶意推销。最后,赵莉报了警,并拨打了市场监督部门的投诉电话。

店方回应:所有项目都是明码标价 不存在“套路”

红星新闻记者看到,一张手写的单子上写有各种消费明细:烫染护折后总价1112元、眉毛5000元、除皱项目9800元。备注中,赵莉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在一张机打的消费明细中,赵莉储值账户余额为5000元。

相关阅读:
相关搜索:
新闻首页头条推荐: 定了!城乡居民养老金还会涨
网友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用户名:密码: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我要提问:


推荐律师
新闻排行榜
立法律界评论时讯
视频推荐
视觉焦点
每日推荐
关于法帮网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 网站导航 | 找律师
| |
北京网络警
察报警平台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经营性网站
备案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