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法治新闻 > 今日话题 >

24岁女孩至今"黑户"

2020年09月19日09:09        苏米      免费法律咨询     我要评论

 

过去20多年,黄若依一直饱受没身份证的困扰:不能坐火车、借朋友身份证找工作、无法单独租房、微信只能绑定朋友银行卡、生病没医保报销……

小依告诉新闻记者,她今年已满24周岁,但至今没身份证,因为她是一个没有户籍信息的“黑户”。7年前,她曾找父亲黄某给自己上户口,但父亲当时提出让自己给2万元。她当时没钱,当她凑够钱后,父亲却开口要5万元,再后来涨到6.6万元……

小依去过父亲老家所在的四川南充市西充县当地派出所咨询,得知因为自己没在当地生活过,需要提供她与父亲的亲子鉴定报告,才能为其上户。

9月17日,面对新闻记者的采访,小依的父亲黄某仍然坚持小依需要拿五六万元,他才配合小依做亲子鉴定,为其上户。

24岁女孩至今黑户 父亲:给6万6做亲子鉴定配合上户

小依

小依也想过去法院起诉父亲而上户,但她发现,作为一个没户籍信息的人,自己去起诉父亲的资格都没有,因为法院无法为其立案。

但好消息是,9月18日,在得知小依在办理户籍过程中面临的实际情况后,南充市公安局治安支队指示,根据西充县公安局前期调查取证结果,移交小依长期居住生活所在地的南充市公安局顺庆区分局行政审批综合科受理其户口补录事宜。警方接下来将通过采集血样进入打拐库进行DNA比对,排除拐卖人口嫌疑后,走访调查核实黄若依的情况,尽快为其办理户籍。

01

她的尴尬:

24岁女孩至今是“黑户”

没法坐火车、单独租房 男友和她分手

黄若依出生日期是1996年7月23日,这是母亲王某早年告诉她的,她一直记在心里。

“应该是在南充出生的吧,因为我从小就一直在南充生活。”小依说,自她有记忆开始,就随母亲一直在南充生活。在她记忆里,7岁前没见过父亲。她后来得知,在自己出生前,母亲王某就和父亲黄某分开了,后来才生下她。

小依的母亲王某是陕西安康市人。小依说,母亲当年在广东遇到父亲,但两人在一起后并未办结婚证。后来,母亲生下了哥哥、姐姐和自己,但3兄妹从小并没在一起长大。小依说,自己从小跟母亲在南充居住,经常更换出租屋,曾上过一学期幼儿园,4岁左右被母亲送到位于南充市高坪区东观镇的姨婆家。

“她(小依母亲)当时一个人把娃儿送来的,说要出去打工。之后几年都没有联系,也没有给生活费。”9月17日,小依的姨婆告诉新闻记者,直到2003年,已经7岁的小依才被母亲接走。

小依记得,当天到姨婆家接自己的,除了母亲还有父亲。“当时他们和好了,打算一家人去广东那边。”小依回忆,她被接到南充后,父亲回西充接上哥哥,然后一同乘车前往陕西安康乡下外婆家,接上在外婆家生活的姐姐。

“我也是这时才知道我有哥哥,有姐姐,还有外婆。”小依说,一大家人在安康火车站准备乘火车去广东,但父母发生了争吵,结果母亲独自带着自己回南充生活,哥哥、姐姐则跟随父亲离开。

在小依记忆里,母亲经常不在家,也没送自己上学。其他孩子上学时,自己就去公园、山上、河边或是医院等地闲逛。

不止是学籍,小依甚至至今都没有自己的户籍。小依说,因为父亲、母亲一直没有给自己上户,过去24年里,她一直没有一张属于自己的的身份证。

过去20多年,小依一直饱受没身份证的困扰:无法购票乘坐火车、不能单独租房,只能跟了解熟悉自己情况的朋友合租,找工作要借用朋友的身份证,无法购买任何社会保险。小依说,自己最怕生一场大病,因为自己没有购买医保,而且去医院看病也需要使用身份证。

更让小依闹心的是,去年,跟她相处多年的男友因她没户口一事导致二人分手,“我们感情还是多好的,他(前男友)也知道我的事情,但后来他父母知道我没有户口的事情后,坚决不同意我们在一起。”

其实,为解决户口问题,小依从7年前就已开始奔波了…… 

02

她的无奈:

找父亲做亲子鉴定上户

父亲“要价”从最初2万涨到6.6万

2012年,小依在网上认识一名江苏网友,她随后到江苏打工。“打工也需要身份证,我就说身份证还在办,或家里还没寄来。”小依说,她在江苏待了两年时间,自己也曾问过母亲办理身份证的事,但母亲最后让她联系父亲。

2013年,17岁的小依前往广州,找到打工的父亲,但她没想到父亲却提出,为其上户需要给两万元。

小依说,自己当时没钱,便进了一位老乡的皮具厂打工凑钱。但刚上班1个月,左手便被机器轧伤,之后回到南充,办身份证的事也就一直拖着。

2016年,在南充上班的小依听朋友说或可通过做亲缘鉴定来上户口,她便与姐姐在四川中信司法鉴定所做了亲缘鉴定。新闻记者看到,这份鉴定意见显示:依据DNA分析结果,不排除姐姐黄××与妹妹黄××来自同一父亲。

24岁女孩至今黑户 父亲:给6万6做亲子鉴定配合上户

小依和姐姐的亲缘鉴定结果显示,不排除二人来自同一父亲。

不过,这份报告并未让小依办上户籍。“派出所民警告诉我,需要提供我跟我父亲(黄某)的亲子鉴定,才能为我上户口。”小依说,当她后来凑够父亲提出的2万元后,父亲也回过一次老家,但当时没有给自己办理。等到父亲回广州1个月后,父亲提出要给5万元才会为其办理户口。再到后来,父亲又表示要给6.6万元,才会配合其做亲子鉴定,帮其上户口。

“觉得永远都存不够钱给父亲,让他帮自己办户口。”小依说,她不理解父亲为何会这样。给自己的女儿上户口,为何一定要拿钱,这难道不是一个父亲该做的吗?

小依说,父亲虽然没养育过自己,但自己作为女儿没埋怨过父亲。小依说,这几年自己在南充打工,父亲每次到南充来,自己都会陪父亲,或带父亲去吃好吃的。今年春节,自己给了父亲2000元。此前,父亲生病住院,自己也去医院照顾。小依猜测,可能父亲心里怀疑自己不是其亲生的,心里面有些抵触做亲子鉴定,但如果做了亲子鉴定,不就真相大白了吗?

父亲黄某到南充市,小依陪其散步。图据受访者 

03

父亲回应:

“给五六万也可以”

相关阅读:
相关搜索:
新闻首页头条推荐: 男子在街头暴打老人
网友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用户名:密码: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我要提问:


推荐律师
新闻排行榜
立法律界评论时讯
视频推荐
视觉焦点
每日推荐
关于法帮网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 网站导航 | 找律师
| |
北京网络警
察报警平台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经营性网站
备案信息